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海口11月10日电 (记者 王子谦)全国地方金融二十二次论坛(2018)年会10日在海口举行,来自金融管理部门、金融业界、金融研究机构与全国部分城商行、农商行的负责人共400多位嘉宾探讨新时代地方金融发展与合作共赢之道。

  本届年会以“新时代、新机遇,高质量发展地方金融”为主题,将安排中小银行发展专题研讨,发布《中国中小银行发展报告》。在地方金融高峰会环节,与会专家学者和地方金融机构高管围绕自贸区金融合作、科技金融与乡村振兴、康医养与旅游金融等专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海南省副省长沈丹阳致辞 王子谦 摄海南省副省长沈丹阳致辞 王子谦 摄

  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会长陈宗兴就地方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发表讲话。他表示,乡村振兴战略为地方金融机构发展壮大提供了历史机遇,地方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战略要以破解“三农”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为工作重点,以全面提升自身金融服务能力水平为基本抓手,深入“三农”、了解“三农”、服务“三农”,开创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新格局,努力为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积极贡献更多力量。

  海南省副省长沈丹阳在致辞中表示,金融业全面健康发展是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建设的题中之义,海南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一如既往的支持国内外金融机构到海南开展业务,同时引导和支持金融机构认真践行新发展理念,积极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为全岛范围贸易投资便利化提供优质的金融服务。

  据悉,全国地方金融论坛年会自1996年发起,已成功举办二十一届,论坛已成为地方金融机构理论探讨与经验交流的平台和推动地方金融改革与发展的金融盛会。年会将将表彰中国地方金融(2017)十佳支持三农银行、十佳支持小微企业银行、十佳科技创新银行、十佳成长性银行、十佳竞争力银行、十佳农村商业银行、十佳城市商业银行、十佳年度人物及优秀论文获得者。

  本次年会由金融时报社、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全国地方金融论坛办公室主办,海南银行承办。(完)

  11月8日电 综合报道,日前,强征劳工索赔案让日韩关系陷入紧张。由于双方认为不具备对话环境,两国政府拟放弃在出席11月的国际会议期间举行首脑会谈。韩国总统文在寅取消年内访日也成定局。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韩国总统文在寅预计将出席本月中旬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相关会,以及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双方上个月在《日韩共同宣言》发表20周年时表示有意愿全面改善关系,但目前的状况却与此目标背道而驰。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表示,韩国还未向日本征询会谈一事,而日本也不会提出会谈。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上个月,韩国最高法院对4名韩国人因殖民统治时期被迫从事强制劳动起诉日本企业一案做出终审判决,宣判该公司应作出1亿韩元的赔偿。

  日本则认为这一判决不合理,而且无助于解决问题。日方表示,这一问题已经依据1965年的《韩日请求权协定》得到了解决。

  日本内阁秘书长菅义伟7日称,韩国的做法违反了国际法,并表示首尔必须重新审视此案,“我们都在关注韩国政府会如何处理。”

  对于日本的种种评论,韩国外交部警告称,日本不应该加剧两国就二战时期强征劳动一事的外交纷争。

  韩国总统府一名高官表示,最高法院的判决与前任政府的立场不同,政府需要时间做出调整,日本政府过度批判韩国政府是无济于事的。该官员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文在寅恐怕不会在新加坡同安倍举行会晤。

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中新社发 平壤联合采访团供图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中新社发 平壤联合采访团供图

  日本外交部长河野太郎此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如果韩国法院能随意改变在国际法下做出的协定,其他国家很难与韩国政府合作共事。

  韩国外交部6日表示,这一言论加剧了双方的纷争。韩国外交部在文告中表示,一些日本领导人无视问题的根源,甚至做出刺激韩国国民情绪的言论,日本政府在此案件上做出过多的政治评论无助于改善两国关系。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国家安全室长郑义溶表示,如果日本政府的态度还是如此强硬,韩国也会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应对。

  此外,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7日表示,韩方对日本政府领导人过激批评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日企需向二战韩国劳工提供赔偿一事表示忧虑。他强调,日方领导人的发言不妥,且不明智。

  李洛渊还表示,韩国政府将竭尽全力治愈强征劳工受害人的创伤,并希望韩日关系能面向未来发展。他敦促日本领导人作出明智的应对。

  11月8日电 据外媒报道,美国国务院日前宣布,鉴于俄罗斯未在最后期限到来时宣布放弃使用化学武器,美国有可能因俄罗斯在英国实施“神经毒剂袭击”而对俄罗斯实施新制裁。

  美国国务院曾在今年8月表示,如果在90天内没有满足1991年《化学和生物武器控制和战争消除法》条款,就会向俄罗斯提出新的制裁。该法要求俄罗斯保证不再使用化学或生物武器,并允许外界进行检查。

  今年3月4日,俄罗斯前特工斯克里帕尔与其女儿尤莉亚在英国索尔兹伯里遭到神经毒剂攻击。美国认定俄罗斯涉及此案件,今年8月对俄罗斯实施了第一轮的制裁。不过,莫斯科方面解决否认涉案指控。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发表声明称,美国要向俄罗斯实施新的制裁,第二轮制裁会“更加严厉”。但美方没有公布第二轮制裁的细节。

  “神经毒剂攻击”发生以来,美国与欧洲国家已经驱逐了100名俄罗斯外交官。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定于下周与特朗普在巴黎举行一次简短的会议。美国官员认为,这次会议很可能会照常进行。

  《风味人间》火了苏州秃黄油拌饭

  秃黄油拌饭

  陈晓卿团队带着全新美食探索纪录片《风味人间》归来,首集“山海之间”上线赢得不少吃货捧场,豆瓣评分刷到9.4分。网友可谓“爱恨交织”,秃黄油拌饭、大闸蟹、火腿都成了观众沦陷“重灾区”。让记者来为你起底,这深得吃货心的苏州秃黄油拌饭。

  “舌尖上的世界”来了

  在“后舌尖时代”,美食节目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舌尖3》曾引发全民吐槽,常识性错误、科学误读等槽点至今想来还令美食界心有余悸。担任《舌尖上的中国》第一、二季总导演,这是陈晓卿此前最广为人知的标签。从央视离职后,外界一直关注这位电视圈著名“吃货”下一部美食纪录片什么时候拍出来,如今终于等到《风味人间》露出真颜。节目组走访20多个国家和地区,希望在全球化的展示中体现与中国食品的对比。陈晓卿表示:“东西方有很多不谋而合之处,国外的美食同样能引起大家的共鸣。”除陈晓卿担任总导演外,还邀请到“舌尖”御用配音李立宏担任解说,作曲也是“舌尖”系列合作过的阿鲲,再加上团队不少成员都曾参与过“舌尖”拍摄,网友戏称这是一部《舌尖上的世界》。

  追完第一集,手抓肉、熏马肉马肠、金华火腿、冷笋、碾转、巴楚蘑菇、龙须笋炖鸡……中国和世界各地约20多种美食依次亮相。许多人表示“吃过饭了,但还是看饿了”。

  苏州“秃黄油拌饭”火了

  苏州大厨现身讲解用大闸蟹制作秃黄油成为首集最大亮点:“略硬的雌黄,绵润的雄膏 ,双剑合璧……”配上画面和声音,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上镜的大厨孙强接受采访,揭秘这老字号秘密美食。其实“秃”就是苏州话“忒”,特别纯粹的意思,纯粹的蟹膏和蟹黄。取阳澄湖的A级蟹,用公蟹的膏,雌蟹的黄,像是在挑黄金。做一份秃黄油,需要用到600克蟹黄蟹膏。一对七两,要二十几到三十只螃蟹。一定要猪油提香,加入葱姜和火腿的肥膘煸香,倒入拆好的蟹黄蟹膏,再加入少许料酒、醋、盐、糖,做出来香到流油,一点不假。据美食专家介绍,秃黄油近年来声名鹊起,但这种依靠浓厚的油脂密封住蟹膏和蟹黄的鲜美,进而成功的菜肴,即使在原产地苏州和上海,也不是常见菜。只有在新鲜出奇的宴席上,才会在最后高潮,亮出一满盆金光闪闪的秃黄油,再端上若干碗用黄菊花点缀的“菊花精饭”。

  苏州美食家叶放说,“吃蟹自古就是大户人家的事情,历朝历代都没便宜过,你看李渔写他自己存钱买蟹,因为嗜蟹如命,简称‘买命钱’,真不是等闲食物。”苏州民国时期的菜单上,曾出现秃黄油。

  秃黄油罐头也大有讲究

  在叶放看来,“这么昂贵奢华的菜,真不是等闲吃得的。得好季节,螃蟹丰收;好心情,雅集时光;还得有好手艺:不能太碎,不能太整,不能太腻,但是也不能不腻。”

  现在一些饭店因为有客人吃饱了犹嫌不足,逐渐发明了玻璃瓶装秃黄油。不仅可以拌面、拌饭,还有抹面包这样的“高档三明治”。但从用料到制作还是讲究。毕竟1吨螃蟹,拆出来的膏和黄也就100斤,还得强壮的螃蟹才有健康的膏、黄。如果不强壮,则膏和黄都有让人难堪的腥气。也给想自己做的网友一点秘方——在上海私厨,比例很讲究,膏四黄六。“纯用黄不好吃,没有绵密之感;纯用膏呢,回味不大。”还会在其中加自己调制好的料汁和汤汁。

  《野生厨房》,另一种“风味人间”

  《舌尖上的中国》开启美食节目制作的新蓝海,之后各式各样与美食相关的节目涌现。早于《风味人间》一天开播的芒果tv《野生厨房》,是另一种形式的“向往的生活”,只不过这回节目组将厨房搬到野外。它不像《中餐厅》在海外开餐厅,也不是《向往的生活》蜗居北京郊外的蘑菇屋,它是真实的野外,高山耸立、白云袅袅、绿水潺潺,嘉宾们在这里搭建“野生厨房”。

  作为一档综艺节目,《野生厨房》对美食的呈现也远不及《风味人间》。明星的秀,是节目倚重的另一看点。首期节目开重庆火锅趴,汪涵的主持功力让他轻松hold住全场,美食达人的身份让他有一种老家长的气势;“小鲜肉”林彦俊野外生活技巧几乎为零,李诞则是节目笑点的一大来源;首期节目飞行嘉宾陈赫,与李诞一唱一和很是绝配,制造不少笑点。

  作为一档美食探寻综艺,其特别之处则在于其更像一部美食纪录片,是综艺和纪录片的混搭型创新。总导演黄磊说,离开现代化的城市走进郊野,生活的概念由此变得更为简单、纯粹。希望引导观众能真正沉静下来去探寻生活,回归本真。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楠

征婚征来的“韩国”女友婚礼前两月已与他人登记

网上征婚征来一个“韩国籍”的女友,陕西小伙贾明(化名)很欣喜,为了顺利成亲,甚至多次大方送出彩礼,最终在没有领证的情况下办了婚宴。可第二天,“妻子”就坦承,3个亲属都是花钱雇的,之后“妻子”以回家看父母为由离开,玩起了“失踪”。

最终,他才发现,“妻子”籍贯山东并非韩国籍,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在与自己办结婚仪式的两个月前,“妻子”已经与另一男子在西安登记结婚。

给“韩国”未婚妻数万彩礼 办结婚仪式后总见不到人

26岁的贾明是渭南人。2014年7月,他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征婚信息,随后有一名自称“郑丽”的女子加了他的QQ号码。“当天晚上她就打电话了,说父母在上海,她加入了韩国国籍,在釜山。”贾明说,此后两人一直保持电话联系,并建立了恋爱关系。

一个月后,“郑丽”说她要回国,带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在西安与贾明见面,并发生关系。贾明说,那年9月,“郑丽”表达了订婚的意思,“她说交往这么长时间了,如果觉得合适,就去她家订婚,还说她爸妈催她嫁给其他的有钱人,要我先将彩礼钱给她,然后才同意和我结婚。”于是贾明给“郑丽”哥哥账户打了3万元,之后郑丽说父母同意结婚,但一直没有带他去见她父母。据贾明说,此后,“郑丽”大约来过西安三次,每次过来都是以结婚为理由向他要钱,他陆陆续续给她 现金或转账数万元。同年12月,两人在贾明的老家渭南举办了结婚仪式。贾明说,“郑丽”没有和他领结婚证,给出的理由是她是韩国籍,以后想多要几个孩子, 领证后就会受到政策限制。“办仪式时她家来了三个人,说是亲属,可结婚典礼的第二天,她告诉我那三个是她花钱雇来的,我当时也没多想。”随后,二人来到西 安,没多久,“郑丽”说要回上海看父母,两人就分开了。然而,2015年3月,贾明发现“妻子”电话关机,联系不上,心急的他还去上海找过,但是没有找 到。好不容易在徐州见了一面,“郑丽”说过几天会到西安,但贾明回到西安左等右等,也不见“妻子”踪影。感觉上当受骗,贾明报了警。

女子其实是山东籍 自称曾嫁韩国人离婚后又生子再婚

去年8月25日晚,贾某在西安市长安南路遇到“妻子”后通知了警方,“郑丽”被抓获。一查,“郑丽”只是假名,她其实姓郭,30岁,山东人。侦查机关调查显示,犯罪嫌疑人郭某对其虚构身份进行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去年9月,郭某因涉嫌诈骗被雁塔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侦查机关调查时发现,贾明对“妻子”的了解并不多,只见过“妻子”的同学。他记得他俩办完婚礼回到西安没多久吵了一架,他在西安城南草场坡的租房里摔了盘子,“妻子”气极出门,回来时带了一个小伙,说是同学。

经侦查机关调查,“郑丽”带回来的小伙并不是什么同学,而是她正儿八经的丈夫小黄。据小黄说,2012年2月,他大四下半学期开学报到,在西安到济南的火 车上遇到了请他帮忙搬行李的“郑丽”,“郑丽”自称韩国籍,在韩国做服装设计。因相谈甚欢,原本要在兖州站下车的“郑丽”改签到济南,到站后,两人发生关 系。此后,小黄继续上学,“郑丽”去了韩国,两人通过电话、网络保持联系。

但很快,小黄就发现不对劲,“她的山东话太标准了。”2012年4月,“郑丽”告诉他,她其实姓郭,山东人,跟韩国籍前夫离婚后还生活在韩国。小黄答应继 续交往。一个月后,两人在陕西、山东分别见了双方家长并订婚。2013年3月,小黄回到西安,郭某去了韩国,两人再无联系。2014年8月,郭某带着一个 不到一岁的孩子来到西安,说是小黄的孩子,要求结婚。看着孩子确实像自己,小黄就答应了。一个月后,两人租房同居,同年10月登记结婚。

据小黄说,草场坡的房子是之前他俩租的,后来搬到别处。对那次与贾明的碰面,郭某给出的解释是“有个男子纠缠她,在老房子砸东西”,让小黄一起去看看。临 行前,郭某还嘱咐,如果对方问起来,就说是同学,小黄不解,郭某搪塞说“完了再给你解释。”到了草场坡见面后,郭某就骂那个男子,男子则不停道歉,还让小 黄看郭某骂他的短信,让他评理。

领完结婚证后又与他人办结婚仪式 女子称不知为什么

落网后,郭某供述,她初中毕业后到上海、广州等地打工,认识了韩国籍的第一任丈夫,2009年底结婚,两年后离婚。2012年2月认识小黄后一直交往,并生了孩子。与小黄结婚后,一直是分居状态,平时工作在韩国。

2014年7月在网上看到贾明的征婚后,她就开始聊天交往。同年8月她带孩子来找小黄时,和贾明见了面。后来,贾明就说喜欢她,要结婚,“我说如果想结 婚,就拿出你的诚意来,准备租房,拿出聘礼钱……”贾明给了3万元后,她和贾明订婚,男方家长陆陆续续给她几千、一万,还有金手镯等。对于找人冒充亲戚, 郭某解释因其父母不会来,如果见不到家长,贾明无法交代,“他说你就随便找个人来。”婚礼后两人回到西安,她还是不愿和贾明生活,总是吵架,她就去了小黄那里。后来在徐州见面时,她已经说自己结婚了,但贾明不信,还是说要好好过日子。

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贾明真实姓名,郭某称是自我保护。当检察官问到,她已经和小黄登记结婚,为什么还要和贾明办结婚仪式时,她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郭某称虽然到了韩国,但和贾明还保持着联系,也在谈结婚的赔偿问题。她承认,从贾明处拿到的钱,都被她花完了。

雁塔区检察院调查确认,郭某涉案金额为88802元,另有一条金项链和一个金手镯。检察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郭某在已有婚姻的情况下,以结婚为名骗取贾某财物,涉嫌诈骗罪,近日已对郭某提起公诉,并建议判处其4年左右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华商报记者宁军 通讯员黄晓宁

美国干涉别国内政,早已司空见惯。但最近美国舆论大有担心俄罗斯干涉美国内政,这种担心有必要吗?

中广核出资达到了60亿英镑的欣克利角核电站协议,可能要泡汤了。这一次,中国又要被英国人给耍了

亨利·米勒一辈子思考、写作、嫖妓。他的元气,是由天才和欲望构成的,或许这二者本来就是同一事物的两面。